在一起
有盐同咸无盐同淡

【懂懂日记】蹦达

去年,跟着俱乐部去蒙山骑行

类似高山速降。

我们是从后山溜上去的,然后从景区大道往下冲……

速度刚到30左右的时候,我被树枝刮了一下,一慌神,摔倒了,裤子破了,膝盖流血了,队友也没发现我,因为他们都在我前面。

疼得我好久没站起来。

脑子里,我一直在想,怎么编故事去应付他们?否则他们肯定嘲笑我技术差。

感觉能站起来了,继续骑,但是再也不敢冲了,速度控制在25以内,玩这个其实是风险蛮大的,因为这属于景区班车的专用通道,专门用来运送游客的,那些司机并不知道有自行车冲下来,所以他们根本没有躲闪意识。

在服务区,我遇到了大部队,貌似出情况了?大家脸上都写满了焦虑。走近些,看到有位女队员躺在地上,车子摔了,轮胎都扭曲了。

我弱弱地问:“咋回事?”

“躲客车,急刹翻跟头了。”队长小声地说。

等我靠近一看,太吓人了,脸上血肉模糊,真跟被炸药炸了似的……

大姐50多岁,人送外号爬坡王,特别喜欢骑行,甚至天天骑,喜欢跟着一群年轻人出来疯,这条路线其实是非常危险的,他们冲下山的速度应该在60以上,比汽车跑的还快。

队长他们求助了景区工作人员,借助景区专车把大姐送到山下,120救护车已经在那里等着了。景区领导把我们批评了一顿,原本让我们补交门票的,看着我们有伤员,也就不再追究了。

原本,我们属于猫与老鼠,但是老鼠受伤了,还要依靠猫来支持,我们也说了很多感谢的话。

回家的路上,有队友搭我的车。

我说:“其实,我今天也受伤了。”

他问:“哪里?”

我把裤子撸上来,给他看已经红肿的膝盖……

他说:“哎呀,这么严重?”

我说:“虽然很疼,但是我特别开心,因为摔了一下,我就不敢再骑那么快了,否则今天摔伤的不是大姐,而是我。”

他说:“大姐是马虎了,她骑到白线里面去了,突然来了客车,她躲闪不及了。”

我说:“我第一次参加俱乐部活动的时候,就给队长提过这个建议,自行车是弱势群体,一定要骑到线外。实际上呢?我们骑行的时候,多数都是两车并行,甚至骑到了马路中间,从来没觉得有啥不妥,特别是大姐他们几个,没开过车,不知道汽车的厉害。”

他说:“每个人的习惯都是很难改变的。

因为这个事,我就不再跟着俱乐部玩了,因为我觉得他们对规则缺少了敬畏心。当然,还有一层原因,就是我被摔怕了,不想再骑行山路了。

当大家都在喊“我能”的时候,我却选择了“不能”,因为我知道自己赌不起,更输不起,对于我自己而言,活着很重要,对于家庭而言,我很重要。

这个事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启发:小挫折是为了避免大伤害。

再转变一下说法,就是:上天给的,恰是我想要的。

当然,有自我安抚的成分在内!

昨天,媳妇给我打电话,要几个朋友的电话,特别急切……

我知道她要干什么,她要感召大家去上课,目的是完成自己的承诺,教练技术最注重的是承诺,媳妇曾经承诺感召3个人去上课,现在进入的环节叫24小时突破,就是在教练的监督和帮助下,完成!

在我看来,这明显就是营销手段,把推广完美地融合进了课程,让处于兴奋状态的学员去感召最亲密的人。

媳妇只完成了一个名额。

要是过去,我是不会帮她的,因为我觉得这是内耗。有些时候,人家在拒绝你的时候,其实是否定了一切,虽然口口声声说对事不对人。

例如,别人问我借钱,我不借,那么他觉得我不够朋友,感情很自然的就疏远了,至少是有隔阂的。

但是,媳妇完成不了,特别焦虑,我只能妥协,把号码发给了她。

在朋友与媳妇之间,我选择了支持媳妇,而在过去,我是选择保护朋友的,我不允许她把触角伸到我这里。

媳妇的意思是让我帮着发个广告……

我说:“你对我也太不关注了,我QQ空间被封很久了,已经发不了广告了。”

她说:“那你帮我想想办法。”

遇到这种情况,多数人为了完成承诺会采取什么策略?

直接掏腰包交上15万,回头再慢慢感召。

因为这个事,我有些压抑,不知道是心疼她,还是心疼自己,还是心疼孩子,媳妇现在完全沉湎于这玩意了,就跟她同学劝她的一样:越单纯的人,越投入。

她太投入了。

我觉得媳妇进入了实验室状态。

我的意思是什么?

我是清醒的,她是昏迷的。

而她的感觉恰好相反,认为她清醒了,我昏迷着。

这几次回来,媳妇都劝我把生意拓展到济南……

我否定了她。

她的理由是济南机会更多,年轻的时候,为什么不闯荡一下呢?

她觉得我胆子太小。

我说:“还是那句话,意识到自己考不上清华很重要,我承认自己考不上清华,我也承认自己不能创办一家上市公司,我走到今天这一步,已经是筋疲力尽了,也已经做到极致了,我不想再折腾了,只求稳定下来,如果能把现在的业务稳定住,我们已经比99%的人都富有了。”

教练技术是教人往前冲。

而我,却不想冲,因为我信奉“君子不立危墙之下”,一定要时刻扎紧安全带,有天小徒弟跟我说了一句:我特崇拜你。

我心想,这是发了哪门子神经?

她说:“因为你在停车场里挪车的时候,都系安全带。”

我是因胆小怕事而形成的潜意识习惯而已!

如今,我特别的懂自己,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脉搏,我知道自己擅长什么,不擅长什么,能干成什么,不能干成什么,我不会再听信任何人的教唆,我只会遵循自己的内心,因为他们不懂我,我是一只老虎,他们非让我去学狼。

近半年,发展的有些快,超出了我的想象,个人也有些膨胀,我知道自己应该停一停脚步了,但是在惯性中的人,是很难停下来的。

很巧,QQ空间出了问题,我特别的开心,因为这就是我想要的,使我静一静,去思考一些问题。

上天给的,恰是我想要的。

塞翁失马,微信订阅号几天的工夫突破4万订阅量,我很自然的过渡到微信平台上了,至于说读者流失?

我从来没担心过这个问题,因为只要想看,他们总能找到你。

什么时候会流失?

就是文章枯燥乏味的时候。

晚上,给老师打了个电话。

我说:“心情特别不好。”

他问:“又失恋了?”

我说:“没有,只是觉得疼孩子,孩子现在处于被忽略的状态。”

他问:“你不能带吗?”

我说:“我说不能带,你会不会骂我?我的工作必须要安静,但是孩子是比较闹的,他需要我的陪伴,那么我就没法读书,没法写文章,你理解我吗?”

他说:“理解。”

我说:“我现在回头想想,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让媳妇去上课了。”

他问:“牛哥、蝉禅、胡律师这些教练技术的元老级的人物,有没有送媳妇去上课?”

我说:“没有。”

他说:“他们都是最推崇教练技术的,为什么没让媳妇去上呢?你有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?”

我说:“没有。”

他说:“事已如此,你要多支持,多祝福,无论发生了什么,你都要有心理准备。”

我说:“知道。”

他说:“不要听一个人怎么说,要看一个人怎么做。

我说:“知道。”

他说:“喊着同志们冲呀的人,都是最终举起奖杯的人,因为同志们都死了。”

我说:“知道。”

他说:“别让她盲目投资就行。”

我说:“我跟她讲过,要相信自己的老公,在80后群体里,我就属于赚钱能力比较强的了,何必非向外投资呢?”

他说:“我特别喜欢你写的那个吸管和可乐的故事,在一个圈子里,有人是吸管,有人是可乐,参加培训的人,多是吸管。”

我说:“我媳妇这种,标准的可乐。”

他说:“基本如此。”

我说:“不光是我媳妇,多数工薪阶层参加培训或圈子,都是充当可乐角色,越牛B的人,吸管能力越强。所以,混圈子必须要先给自己定位,是吸管还是可乐。”

他说:“你也是可乐。”

我说:“是的,但是别人都觉得我是吸管。我现在自己陪自己玩,我觉得特别开心,至少没人问我借钱了,也没人盯着我口袋里的两毛钱了,我能攒住钱了。昨天安静给我打电话,问我她是不是唯一还我钱的人,我说不是,还有另外一个朋友也还给了我,借出去了这么多钱,很少有遵守承诺的。”

他说:“重新设计轨迹。”

我说:“知道。”

这些日子,蒙蒙一直待在我身边,我们认识也没多久,一起去台湾,回来的时候我给做了个媒……

他平时也不忙,就帮我干点活。

毛毛是北京姑娘,长的又漂亮,事业也好,各方面都很优秀,被蒙蒙的憨厚打动了。

蒙蒙的压力特别大,非要买房,在北京买房至少需要300万吧?

我问:“结婚,为什么非要买房呢?”

他说:“毛毛这么好,不给她买房子,我不甘心。”

他具备首付的能力,但是他考虑到还贷压力,一直没动,如果还上贷款,他每个月只剩两三千块钱。

他跟着我两个月,就是想获取一个能够稳定赢利的项目。

我反复劝他:“什么项目都不可能使你今年利润翻番,你必须要意识到这一点,决定你收入高低的不是项目,而是你这个人。

昨晚,我们俩半夜杀到徐州,在路上又聊到了可乐和吸管。

他说:“下午,你说他们的话,都是以前说我的话,你没觉得人家生气了吗?我现在回头看看上个月的自己,就是一杯可乐,端在别人面前求吸。”

我说:“意识到自己不适合创业,很重要!”

昨天中午,来了几个读者,他们有江西的,有陕西的,来山东参加培训了,顺路过来“拜访”一下我,我的原则是来者不拒,正好有人陪我出去爬山。

我问了同一个问题:你觉得你孩子能考上清华吗?

答案是一致的:能!

貌似只有我认为我儿子考不上清华……

大家觉得我不看好自己的孩子。

我说:“我读书的时候,高三有32个班,每个班80个学生,只有一个学生能考上清华,知道概率有多小了吗?我不相信励志故事,我认为我儿子考不上。”

大家都是工薪族,都在开始创业

我说:“我接触过成千上万个创业者,普遍的轨迹是什么?上班N年积攒了一点积蓄,特别羡慕创业者的自由,于是把积蓄拿出来折腾了,要么拜师了,要么加盟了,要么代理了,最终的结果是什么?折腾了三五年,然后又回去上班了,只得到了四个字的教训:此路不通。

这句话,貌似很打击人。

因为,这是概率问题。

你怎么确定自己就会是那个佼佼者呢?

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,佼佼者在大学里就与众不同,我读大一的时候,就有同学一年赚30多万,他现在仍然是我们那一批学生里最富有的。有个国外的读者跟刘强东是中学同学,我问了她一个问题:刘强东读书时与众不同吗?//姐姐说,的确如此。//类似的问题,我也问过胡老师,他跟郭广昌是同学。//他说,郭在大学里的时候,就是学生会主席(复旦),曾经为了支持申奥从上海骑行到北京,那可是80年代呀!

陆小米则是反面例子,她月薪5000元,每攒够10万元,她就折腾一通……

她做的项目,没有一个赚钱的。

论智商、学历、人脉,她都属于非常不错的。

我跟陆小米是这么说的:以后,你别折腾了,也别创业了,你就不是那块料,你可以去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,例如喜欢健身,那么就天天去健身,喜欢钢琴,那么就天天去弹,让自己越来越优雅,把孩子带好,把家照顾好,你就是个完美的女人,不要总是盯着那些创业者,你根本不知道背后的故事,真相离你很遥远。

全民创业时代,就是全民捞鱼时代。

谁能提供创业机会,谁就真的创业了。

俱乐部4月份组织速降比赛,队长拉了不少赞助,也征求过我的意见……

我的意见是:不搞!

我抛出的问题很简单:如果有人摔死了呢?

他说:“每个人必须要签定免责书。”

我说:“现在大家都愿意签定,真出了事,你还能上班吗?家属会把花圈摆满你单位的。”

他有些生气。

我认为,一定要做风险可控的事。

昨天,他们几个问了我一个问题,创业应该注意什么?

我说就一句:一切是可控的,你至少是有退路的,不要相信破釜沉舟这个概念,真这么搞,就真饿死了,大家只看到了成功案例,却没看到失败案例,失败才是常态,成功乃是漏网之鱼。

队长为什么不愿意退缩?

因为,广告赞助他已经收了。

我让陆小米劝劝他,他们是高中同学……

陆小米说:“你这个人最大的问题就是总想说服别人,你明明知道说服不了, 但是你还是想说服,你何必去得罪这个人呢?你知道他不会退缩的,你为什么还去唠叨呢?你为什么不反过来想呢?你可以帮助他去做好安全措施啊,例如做好提示牌,跟景区搞好关系,设立必要的减速带等等。

真是当头一棒。

陆小米说:“有些时候,你劝说别人,不是为了帮助别人,而是证明自己更有智慧,仅此而已,当你说服不了别人的时候,为什么不去祝福和帮助呢?如果你是真为了他好!

我们这边有个酒庄,大老板是大领导,搞的很不错,至少一进门就感觉高端大气上档次,其实这个酒庄的真实身份是私人会所,三楼是茶室,四楼是餐厅,用于私人接待的。

我大姐搞了几十亩果园,想找果苗,我就想起了大老板,他分管农业。

打了个电话。

他说立刻给办。

闲聊中,他提出要跟我合作个事……

我问:“什么事?”

他说:“我现在代理了国外三款红酒,分别是低端、中端、高端,我有成熟的酒庄运作模式,可以全国招商加盟啊,让别人开酒庄,咱赚加盟费。”

我说:“做不了。”

他说:“我能保证100%赚钱。”

我说:“大哥,是这样的,如果这个事针对陌生人招商,我没问题,针对读者招商,不适合,因为再好的项目,也不会高于20%的成功率,一个项目能否赚钱,项目本身很重要,其实更重要的是运营人是谁,你在本地的资源决定了你的酒庄生意。”

他说:“兄弟,你错了,我从来没介绍过朋友去买我的酒,全是报纸和电视台广告。”

我说:“肯德基老板都有跑路的,别说别的领域了。”

他说:“大不了,咱给人家退货。”

我说:“项目成功了,他未必感激我,项目失败了,他会抱怨我,甚至把责任都推到我头上,这就是我不敢写任何人的缘故,哪怕我随意一提,都被认为是广告,他们那些一个月赚几十万的,都是自己在日记下面回复的,与我无关,虽然读者认为与我有关,我也不是刻意写谁,谁来我们这边玩,我就写谁,因为我只是记录而已。”

他说:“你仔细想想吧,咱这个至少不坑人不骗人,一分钱一分货,即便失败了,也无非损失个装修费用而已,三五十万。”

我说:“你可能不知道,对于我的读者群体而言,三五十万就是大钱,甚至是全部家当。”

我突然明白了,大家都意识到了招商加盟的好处了。

来钱快!

我在想,为什么QQ空间突然出了问题?就是上天安排我去反思,因为现在的我,随时会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事而轰然倒下。

我要慎言慎行。

为什么写蒙蒙没事?

因为,他太憨厚了,至少没有这个野心……

昨天,他们几个在我这里,我带着他们去爬山,我也跟他们这么讲的,既然交了学费,就要认真做。做好了,师傅脸上有光,觉得改变了你们的命运,他也觉得开心。做不好,师傅觉得脸上没光,也觉得内疚。

无论什么项目,肯定有人赚钱,要多去找赚钱的人聊一聊,问一问差距到底在哪里?赚到了钱,要感激所有帮助自己的人,没赚到钱,也别怪任何人,反而要问自己一句:为什么我不行?

即便是马云搞创业培训,成功概率也不会超过20%的,其实20%都已经是夸张了,100个人参加创业培训,有5个成功者就已经非常不错了。

李开复搞的创新工场,有几个拿得出手的案例?

你知道背后有多少尸骨吗?

太多、太多了。

资金支持、技术支持、品牌支持、导师支持,都没折腾出几个项目来,你还指望自己出现奇迹?

不可能的事!

昨天,爬山的时候,正好遇到了小美女,她现在是集装箱咖啡屋的负责人,是师太的亲妹妹。

喊我们过去喝茶。

坐了一会,聊了一下。

这个咖啡屋的确有创意,风景又好,谁看了都说好,关键是很少有人知道,无意就谈到了推广……

我说:“首先要区分面向人群:本地消费者、外地游客。本地消费者无非就是附近两个县城,那么可以跟户外俱乐部联系,邀请他们过来做活动,慢慢就宣传开了,因为这些人喜欢拍照,喜欢晒,别人一看,哇?本地还有这么牛B咖啡屋啊?接着就来了。如果是针对外地游客,那么就要写游记,写攻略,因为这个地方聚集着接近10个比较知名的景点,只要把咖啡屋完美地融合到攻略里,那么游客就纷纷来了。”

这些玩意,还是要靠口碑效应。

创业是需要天赋的。

2011年,我和维维环骑海南岛,偶遇邢台顺驰俱乐部的队友,后来我们关系都特别好,现在还有来往……

当时,他们是在捷安特租的车子,我们是自己带过去的车子,在捷安特门口认识的。

租车,每天30块钱。

当时,我跟维维说:“如果沿途开上五六家单车旅社,绝对赚钱,一方面租车,一方面租床位。”

我把这个事还写到了文章里。

2012年,有个女读者去做了这个事,昨天她把新闻报道发给了我,新闻上说她一个月15万的利润。

我问:“真这么多吗?”

她说:“营业额差不多。”

我问:“对半?”

她说:“差不多。”

其实,她并不是一个单车爱好者,仅仅是看到了这个商机而已。骑行群体有个特点,总喜欢住最便宜的地方,我跟维维从三亚骑行海口的时候,遇到了北京一个软件工程师,他跟我们俩AA吃饭。

若是多点一个菜,他都不开心。

一顿饭就控制在10块钱以内。

住宿也是如此,我们俩特别奢侈,住连锁酒店,一晚上三四百,三亚最便宜的连锁酒店也是这个价。

他呢?

就住青年旅社,50块钱一晚,他还嫌贵。

他不是个例,是骑行群体的通性,那个妹子其实就是看到了这个机会,具体大家可以搜搜新闻看看。

我说这些的意思其实蛮简单的,每个角落都有人在赚钱,每个角落都有人在赔钱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角落,就怕这山看着那山高,那就完了

就如同我媳妇,她做淘宝的时候还是蛮出色的,可是她现在的目标是做讲师,我觉得她缺少了讲师范,至少从来没上过台。

她是在挑战自己吗?

昨晚,心语建议我去参加手拉手爱心活动。

我在想,我媳妇真牛B,以前天天抱怨交通不发达,如今却满山东跑,而且是坐又脏又乱的客车。

我原以为她在济南呢,接着跑去菏泽了。

我说:“我已经铁石心肠了,不会轻易被感动了。”

她说:“你陪嫂子做做公益,收获会非常大的。”

我说:“我都爱心泛滥了。”

她问:“我咋感觉不到你对嫂子的支持?”

我说:“我们俩从结婚就没过过正常人的生活,过去连饭都不做,一直处于啃老状态,刚刚搬回来,过了两天安稳日子,现在又开始折腾了,以前是我在外面跑,她在家里,如今反了,我在家里了,我向往的不是多么精彩的生活,而是最简单、最平静的生活。”

她问:“你后悔我推荐嫂子来上课了?”

我说:“没有,只是这几天我情绪不稳定,感觉家没有温度了,我现在连家都不想回了,我宁愿住酒店,儿子也被我寄存到父母家了。”

以前,我觉得老百姓是最麻木的群体。

如今,我认为老百姓是最有智慧的群体,因为他们选择的生活是最安逸的,是最趋利的。

而我们呢?

又使劲蹦达,使劲蹦达,努力打破这种平静。

安静,是这个时代的奢侈品,现实的、虚拟的、人心的、社会的……

都在蹦达
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会一点|在一起 | 有你有我 » 【懂懂日记】蹦达

分享到:更多 ()

好与坏不取决于我们自己,而取决于谁来讲述我们,从哪个面来讲。

有盐同咸无盐同淡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